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28th Jan 2012 | 一般
知名的美國政治家富蘭克林,有一次去拜訪長者,到長者住所時,因為房門太 小了,頭不小心撞在門框上,富蘭克林痛得掉下眼淚,長者在一旁笑說:「是不是 很痛?此行你最大的收穫應該就是這個吧。一個人想立足於世間,要過得平安順利, 就得要常常低頭,放下身段,千萬要記取這個痛的教訓,將帶給你不少的利益。」 富蘭克林牢牢記住長者的教訓,從此把「低頭、謙遜」列入生活準則。20歲時,就 創立了沉默、規律、節約、勤勉、誠實、正義、中庸、清潔、養生、平靜、純潔、 決斷、謙虛等著名的13訓。學會低頭,對他成為一代偉人不無幫助。  有人問哲學家說:「從地到天究竟有多高?」哲學家道:「二尺高。」「為什 麼這麼低呢?我們人不都長得至少有四、五、六尺高嗎?」哲學家答:「所以,凡 是超過三尺高的人身,要立足於天地間就要懂得低頭。」所謂「低頭是稻穗,昂首 系莠稗」,越成熟的稻穗,垂得越低,只有壞稗麥頭才抬得高高的。  漢代名將 韓信,未成名前,有次走在淮陰的路上,有個不良少年看他不順眼說:「你看起來 挺神氣,不過,只是中看不中用。有氣魄的話,你就來殺我;不敢,就從我胯下爬 過去。」韓信忍一時之氣,從不良少年胯下爬過。他的低姿態,後來為他立了不少 戰功。   古有明訓「伸手不打笑臉人」,真正的強不是用強,而是用柔。要想進入一扇 門,就須低頭比門框矮;要想登上成功的頂峰,就得彎腰做好攀登的準備。行事能 低頭,事情會更順暢;低姿態可避免嫉妒障礙。放下身段才能與人和平相處。學會 低頭,受用不盡。      謙   孫叔敖任楚國宰相時,全國官吏和人民都來道賀。但是,有一位老人卻穿粗麻 衣,戴白帽子以喪服弔唁他。眾人都覺得老人真是觸霉頭,孫叔敖卻趕緊整冠肅衣 迎接老人,虔敬地請教他:「楚王不知道我能力不好,委我相位,眾人都來向我道 賀,但我恐怕以後要承受百姓的責怪。您說來弔喪,一定有高見要指教吧?」 老人說:「的確有些話想提醒你:身份高貴但對人驕傲,必會被人民拋棄;地位 高而擅權,必遭君王討厭;俸祿多而不知足,必招災禍。」孫叔敖恭敬的道謝:「謹 遵教誨,您還可以再教我一些嗎?」 老人說:「地位越高,態度要更謙卑;官位越大,要更加細心;俸祿越多,取捨 更要謹慎。能謹守這三點,就足以治好楚國了。」果真,孫叔敖成為廉潔的名相,上 任三個月,楚國大治。 財富、名位、擁戴是很難拒絕的誘惑,高官厚爵與升斗小民人性相同,同樣的 弱點。只是,身份尊貴的人較有機會培養驕矜之氣;位高權重,容易嘗到攬權的滋味; 擁有豐厚的物質,較易揮霍,老人教誡雖指向位高權重的人,其實是對每個人的,足 以當成吾人立身處世的座右銘。 有智慧的人,能從淺顯的事例中看見深奧的道理;從舉止動念中預見一生福禍之 所倚。謹言慎行、禮讓謙下,還真是處世的不二法門。

| 27th Jan 2012 | 一般
很小就聽母親說過,我本有四個姐姐,可老大在四歲的時候就因病走了,我根本無從記憶。接下來是老二,亦即現在的大姐,然後老三是哥哥,老四和老五是二姐和三姐,自己已然就是老了。 可命運從來無從預料,在我十三歲那年,僅僅長我八歲的二姐卻因疾病和婚姻的雙重摧殘,溘然選擇輕生,從而永遠離開了我們。那個時候,父母都已經年過半百了,母親哭腫了雙眼,視力速降。父親連抽一大捆煙葉,幾乎在一夜之間白頭。 現在想起來,那段日子仍然是最灰的,彷彿天空中沒有了太陽。而且,年少懵懂的我,也正是從那時候開始,便有了自己沉甸甸的心事。常常一個人伏在桌上,手握一支鋼筆,在紙上用力的劃…… 後來,大姐和哥哥自然要負責自己的小家,父母身邊也就只剩下三姐和我了。兩鬢斑白的老兩口,帶著山花般質樸的女兒,成天周旋在三畝旱地六畝水田,將山村的日子晾乾了浸濕,浸濕了又晾乾,並翻耕成一道道生命的泥丸。 提到與我最近的三姐,其實心裡是有很多感喟的。因為她的獨立、她的能幹,她的漫不經心的淡泊,和她不動聲色的韌性。曾聽父母說過,在三姐小的時候,她便表現出了普通孩子少有的勤快。總是成天掄著鋤頭或鐮刀,不是刨土、就是砍柴,像個小大人似的專心致志忙活。與此同時,她在學校的成績也是頂呱呱的,期期拿獎狀,年年班幹部。而且每逢家裡問起某某學科、某位老師,她便嘰嘰喳喳的說:「那個太簡單了,老師很囉嗦的,其實不用講我都知道!」 但是,即便各方面表現不錯,三姐卻仍顯得平淡,少有被人稱讚的時候。因為早些年的她,性急、好勝,容易出現疏漏。於家裡的農活而言,有數量沒質量,常常需要細心的父親重來一遍。至於學校的學習,倒是挺看好的,但她卻以家境貧困為由,早早結束了自己的學生生活。於是,家裡僅剩我一個小小的「知識分子」。三姐和父母一塊兒留在了瘠薄的棉花地。 記得在高三和剛上大學的時候,三姐其實已經嫁人了。但苦於父母不能識字,她便義不容辭的擔當起了與我書信交流的職務。比如父母身體還好,只望你不負眾重好好唸書;比如今年棉花減產,還了欠賬只能寄來五十元;還比如隔壁的胖丫進城了,自己也很想去外面看看……都是一些樸素得如同泥土一般的文字,卻一次次沾濕我的眼睛,讓我永久回味。 再接下來,便知三姐真的出遠門了,而且是自己一個人默默離開的。憑著多年來潛心自學的縫紉手藝,她南下東莞,北上武漢,在製衣工作的不同環節奔忙輾轉。那期間,有老父老母的殷殷囑托,也有丈夫和孩子的切切乞盼。但是三姐好似變成了冷血,一心撲在縫紉機上,沒有為之動搖。待跌跌撞撞若干年之後,我也從學校步入了社會,然後便與三姐接觸得多了。有時候聊起那段闖蕩的生活,她總是淡然一笑,說不去做一番拼掙的話,就不會有現在的安穩和踏實。我看著她靜若止水的眼神,覺得那一番拼掙換來的,不僅是現在經營的小小服裝店,更有一道風雨過後的心靈彩虹,靜靜掛在生活的窗口。那麼悠遠、那麼恬淡。 是的,只有親歷才能讓時光飽滿,讓日子充實。當我們懷揣著夢想守望明天的時候,怎麼可能按捺得住血液的沸騰?同樣,面對長長的生命問卷,我們也只有化沸騰的熱血為匆匆的腳步,才能丈量出每一個領域的寬窄,以及每一寸光陰的厚度。 歲月如海人如船。而且每個人手裡都有自己的槳,和自己的舵,並以此對抗猝不及防的激流。可遺憾的是,兩個姐姐都早已被激流吞沒了,剩下吾等四個姊妹,大姐苦幹、哥哥平實、三姐從容,自己誠樸。一併伴著風燭殘年的爹娘,在生命的海洋裡飄搖、流轉……

| 26th Jan 2012 | 一般
在美國某公司的一次促銷會上,銷售經理請與會者都站起來,看看自己的座椅下面有什麼東西。結果每個按照要求做的人都在自己的椅子下面發現了錢——最少的撿到一枚硬幣,最多的有人撿到了100美元。  這位經理說:「這些錢誰撿到就歸誰了,但你們知道我為什麼這樣做嗎?」與會人員用眼神和表情相互交換了意見之後,面面相覷,不明白經理的用意。最後經理一字一頓地說:「我只不過想告訴你們一個最容易被忽視甚至忘掉的道理:坐著不動是永遠也賺不到錢的!」   是的,很多人都知道「坐著不動是永遠也賺不到錢的」,要取得收穫就要有所行動。但我們怎樣行動才能取得成功呢?靠凝結著人類智慧的行動。 我們誰都知道讀書可貴,但究竟有多少人在經常讀書?  我們誰都知道運動重要,但究竟有多少人在時常運動?   我們誰都知道心態關鍵,但究竟有多少人能善加控制?   我們誰都知道忠誠敬業,但究竟有多少員工確實如此?   我們誰都知道信守承諾,但究竟有多少商家做到這點?   我們誰都知道公正廉潔,但究竟有多少官員問心無愧?   我們誰都知道戒煙限酒,但究竟有多少煙民戒了煙、又究竟有多少酒仙限了酒呢?   ……是的,「知道」卻沒「做到」,這在我們個人生活和整個社會生活中已變得俯拾皆是,見怪不怪,習以為常。而如果對以上種種我們尚可以視而不見、充耳不聞的話,那對以下報道,我們就不能不好好反思、深刻反省了。 再多的知識、再偉大的智慧,如果不能應用到行動上,也將只是毫無意義的資料。同樣,一個人的行動如果沒有凝結著相應的知識和智慧,就只能是盲動,是沒有意義的行動;只有凝聚著智慧的行動,才能夠達到預期的目標,才能夠取得成功。   所以,知道,更要做到。

| 22nd Jan 2012 | 一般
南京的雨下了快一個多月了,陰綿不斷。一切都被濕氣包裹著,這裡的潮濕讓全身像發了霉的木頭,馬上就要從關節處長出蘑菇或者木耳之類的菌類。沒有一點入春的跡象。我時常想南方人為什麼這樣的袖珍,這大概和他們日照時間比北方少有關?陰晦的天氣讓人壓抑。在這裡對陽光的渴望是迫切的。   難得今天出了太陽,天在陽光的反射下襯得很藍。天邊飄著雲朵,希望不是雨雲,我不大會觀雲測雨。白白的,嚅動著翻滾著,我們對視著,沒有聲息。陽光的刺眼沒有讓我因為有了難得的好天而興奮,這大概是因為我剛剛得知母親住院了。雲朵瞪著死眼像在嘲笑我,一股風吹得我覺得像電影裡的悲劇,大概是我想哭吧。從小我都覺得父母是萬能的,甚至像個超人。每當我有困難時首先想到他們,就像今天我給父親打了個難得的電話——為了向他索要「救濟」。在父親難過的話語中,我才得知母親住院了,病了許久,而我一無所知。記得前些天母親還莫名其妙地給我打了個電話,時間很短,大概就是無非說些想念我的話,便倉促的掛斷了,而我絲毫沒有察覺母親嗓子已經是沙啞的了。可能是陽光的緣故,我的臉很燙熱,雲朵瞪著死眼,我們對視著,無聲息。我歎了口氣。父母的蒼老,彷彿是我在毫無察覺中發現的。母親不斷地嘗試著更換各種染髮劑,掩蓋著她不習慣或不願確認的白髮,自欺欺人地一次又一次染黑染黑。父親的牙齒開始不停地出毛病,最近還被拔掉了兩顆「守門員」安了假的,別的牙齒在嘴裡也是搖搖欲墜了。   是什麼把我心目中萬能的父母變得這麼的陌生,我不想相信現實的答案。父母老了,在我長大後發現他們並不是萬能的。   記得父親一次外出開會,我代替了父親準備晚飯的「職務」,為母親做了一頓簡單的晚餐(炒米飯、小青菜)。母親卻把這件事在心裡熱了又熱,還把我做的飯當成中午的工作便當拿到單位去傳誦。以至於我到她單位時,被那裡的長輩誇得真想逃跑。雖然我是個愛聽好話臉皮也不薄的人,但長輩的表揚卻讓我承擔不了,有點心虛。而此刻,母親的臉上在眾人的誇獎下卻盈滿了無比神氣的幸福光澤。這件事成了她常掛在嘴邊的「佳話」。這只是我做的一頓飯,在她心中卻顯得這麼珍貴,難道真是「物以稀為貴」?母親已經為我做了20年的飯,可我從來沒有像她這樣自豪過,這是為什麼?每次放假回家,飯桌上常放滿母親早就精心準備的飯菜,每盤都是我的最愛,無一遺漏;但母親最愛吃的飯菜,至今我也說不出個ABC,這是為什麼?   父親晚上有散步的習慣,放假回來總是硬拖著我與他一同散步。每次散步我們就像開辯論會一樣,一般主題總圍著「奮進拚搏」轉圈圈。父親是個好激動的主兒,常常與我因意見不合而赤著臉、粗著脖、在大街上身臨其境手舞足蹈地演講著,一副憤世嫉俗的架勢,聲音分貝並不亞於飛馳而過的汽車,引得過路人頻頻回頭相望,弄得我極為難堪。因此,我不想因為我們的經歷、環境的不同而製造出更多的不理解與矛盾,所以常常拒絕他的散步邀請,自尋清靜。可父親總是說與我辯論是他的享受,很幸福。天哪!而我卻認為是精神折磨。但偶爾的散步,畢竟是我們「爺倆」惟一的面對面的時間了。雖在一個屋簷下,但各有天地。直到30多天的假期結束後,登上返校的火車時,父親在湧動的人群中緊緊地抱住我時,我才發覺我已經有許久許久沒擁抱過父親了,以至這個擁抱讓我不習慣地推開了。無話的肢體表示了……?唉,真不該!   雲朵在不停地翻滾著,我們無話,它還是瞪著死眼。父母對我的關愛無時無刻,我卻常常沒有意識到;而我對他們哪怕僅有一分鐘的關愛,卻讓他們那麼的難忘。我離開父母,在孤獨中獨立成長。他們送走了我,在孤獨中無聲衰老。萬能的父母漸漸老了,在衰老中他們需要我的關愛,就像每一小時中的每一秒都需要得到欣慰滿足。於是,我走向電話亭……

| 21st Jan 2012 | 一般
描述地震空間位置的有關概念   震源:指地球內部發生地震的地方(實際上為一區域);   震源深度:將震源視為一點,此點到地面的垂直距離,稱為震源深度;   震中:震源在地面上的投影點(實際上亦是一區域),稱為震中區;   極震區:地面上受破壞最嚴重的地區,稱為宏觀震中;   震中距:從震中到地面上任何一點,沿地球表面所量得的距離。   描述地震大小的有關概念   地震烈度:地震時地面受到的影響或破壞程度;   震中烈度:震中區的烈度;   等震線:地面上相同烈度點的連接線;   地震震級:根據地震儀測得的地震波振幅,來表示地震釋放能量大小的一種量度。有兩種標度形式:體波震級(裡氏震級)和面波震級。   描述地震的基本參數   發震時刻、震中位置、震級、震源深度。其中時間、地點、震級亦為表述一次地震的三要素。   地震序列   任何一個大地震發生,通常都有一系列地震相伴隨發生,即為地震系列;   主震:地震系列中最大的一次地震(一般釋放的能量佔全系列的90%以上);   前震:主震前的一系列小地震;   餘震:主震後的一系列地震;   主震型:有突出主震的地震序列;   震群型:沒有突出的主震,主要能量通過多次震級相近的地震釋放出來;   孤立型:只有極少前震或餘震,地震能量基本上通過主震一次釋放出來。   地震彈性波   地下岩層斷裂錯位伴隨產生大量的能量釋放,造成周圍彈性介質的強烈振動,這種振動以波的方式向外傳播,即為地震彈性波。   地震彈性波有二種:縱波(p波)和橫波(s波);   縱波:是振動方向和波的傳播方向一致的波。在地殼中傳播速度快,到達地面時人感覺顛簸,物體上下跳動;   橫波:是振動方向和波的傳播方向垂直的波。在地殼中橫波傳播的速度較慢。到達地面時人感覺搖晃,物體為擺動;   面波:縱波、橫波傳到地面後,沿著地面傳播成為面波(L波)。其特點與橫波近似,但速度更慢。

| 18th Jan 2012 | 一般
在地震發生前,一般地都有大量的異常出現,但並不一定有了異常就發生地震,這個問題是比較 複雜的。在實際的地震監測預報中發現,地震前兆有時具有非常複雜的屬性。除了有前兆異常出現並 且隨後有地震發生的情況外,往往還有觀測到前兆後沒有發生地震的情況。那未為什麼有前兆不一定 有地震發生呢?這是因為地震發生之前,在圍繞將要發生地震的那個地區(即震源區),是一個應力 高度集中的地區。由於應力集中和加強需要有一個逐步積累的過程,所以如果我們的探測手段能正確 地反映這個應力增強的過程,那末就等於正確地觀測到了地震將要發生的前兆。然而,在應力加強和 能量聚積之後,以什麼形式釋放能量,則有多種途徑和可能。例如,能量可以以岩層突然的斷裂錯動 形式釋放,這就有地震發生;也可以通過沿軟弱的結構面和斷裂的蠕動,或通過小幅度、大面積的地形 變而釋放,這就無地震發生。這些不同的情況是由當地的地質條件所決定的。對此,我國已故的卓越 科學家李四光先生早在1970年就深刻地指出,即使是到了地震預報過關了的那一天,地震預報也不可 能是百發百中的。